热点关注:  
放射性同位素 粒子加速器 辐照杀菌 无损检测 高新核材 辐射成像 放射诊疗 辐射育种 食品辐照保鲜 废水辐照 X射线 中广核技 中国同辐

这个粒子或许拯救了我们的宇宙

2021-07-01 11:01          亚原子粒子 LHC对撞机
北京时间6月30日消息,世界上最大的原子对撞机——大型强子对撞机(LHC)的研究人员在尝试把物质变为反物质的过程中,捕捉到一种奇异的亚原子粒子。这一发现或许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宇宙如何从大爆炸诞生之后的瞬间免于彻底的湮灭。

牛津大学的研究人员使用来自大型强子对撞机的第二次运行数据,发现了这种粲介子。这是一种同时包含夸克(即构成物质的基本单元)和反夸克的亚原子粒子,并且可以在物质和反物质的两种状态之间自动转换。

每个粒子都有自己的反物质等效物,它们质量相同、寿命和原子自旋也相同,唯独所带电荷相反。有些粒子,比如光子(光粒子),它们的反粒子就是自己;而另一些粒子,得益于所谓的“量子叠加”的奇异现象,可以同时以物质和反物质的形式存在。

粲介子属于最后一类。量子叠加,源自量子力学(或者说支配微观宇宙的奇怪规则)。量子叠加允许微观粒子同时以多种不同的状态存在,本质上是不同粒子的混合,直至有人去观测这些粒子并选择一种状态开始研究。它们不单是粒子,也具有波的属性,这些波在空间中任何给定位置的大小代表了在该位置发现粒子的概率。

当粲介子(称为“D0”)和其反粒子等效物(“反D0”)以叠加态存在时,D0的波和反D0的波以多种方式重叠,形成另外两种物质粒子:D1和D2。D1和D2也处于叠加态。尽管D1和D2由彼此相同的粒子(D0)和反粒子(反D0)成分组成,但它们的混合略有不同,因而具有不同的质量和寿命。

反之亦然;D1和D2也可以叠加产生D0或反D0,具体取决于它们相互叠加的方式。

论文的合著者、曼彻斯特大学的实验物理学家兼LHC发言人克里斯·帕克斯说:“你可以把D0想象成由D1和D2的混合物构成,或者D1由D0和反D0的混合物构成,这不过是看待同一现象的两种方式。”

这些粒子波的质量决定了它们的波长,进而也决定了它们互相干扰的方式,以及重一点的D1和轻一点的D2之间的质量差异。这种质量差异又决定了粲介子在其两种状态——物质(D0)和反物质(反D0)——之间转换的速度。

然后,这种质量差异非常非常小:只有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1千克。

为了在如此精确的层面上进行测量,研究人员观察了3060万个粲介子。粲介子产生于大型强子对撞机中两个质子撞击之后,仅传播几毫米就会迅速衰变成质量更轻的其他粒子。不过,粒子加速器内的超精密探测器可以帮助团队比较传播得最近和最远的粲介子。接着,研究人员可以利用传播距离的差异,计算出两种可能状态之间的质量差异。

这也是科学家第二次发现一个粒子以这种方式在物质和反物质状态之间振荡。第一次发现是在2006年,当时观察的是奇异-b介子。但是研究人员表示,观测粲介子中的这一现象要更加困难,因为粒子通常在转变之前就已经衰变了。

合著者之一、牛津大学的实验物理学家盖伊·威尔金森在一份声明中说:“发现粲介子粒子的振荡现象的独特之处在于,不像b介子,粲介子的振荡非常缓慢,因此粒子的振荡在粲介子快速衰变之前极难测量到。”

能够在物质和反物质之间转换的粒子十分重要,因为它们可能是解答科学界最大谜团之一的关键。这个谜团就是:宇宙为何存在。

根据标准模型,也就是描述构成宇宙的基本粒子的理论,宇宙大爆炸之初产生了等量的物质和反物质。但是,我们如今生活的宇宙几乎完全由物质构成。由于物质和反物质接触的那一瞬间会互相湮灭,宇宙在大爆炸中诞生的那一刻或不久之后,照理也会自我湮灭。那究竟是什么造成了物质与反物质之间的不平衡呢?

有些假设认为,诸如粲介子这样的粒子让我们的物质宇宙免于湮灭,尤其是当它们从反物质到物质的转换频率远远高于它们从物质到反物质的转换频率时。升级后的大型强子对撞机将在关闭三年多时间后于今年9月份重新启动,另外日本的Bell2实验也计划开展类似的介子研究。届时,研究人员或许可以发现一些新的线索。

推荐阅读

高精度反中子和超子研究的新机遇

6月30日,《物理评论快报》(Physical Review Letters)发表了中科院高能所苑长征研究员和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Marek Karliner教授合作完成的研究,论文被编辑推荐,并在《物理》杂志配发题为“利用现有和未来装置产生反中子和超子”的推介文章,文章指出:产生和利用反中子和超子进行物理研究有很大挑战,研究人员提出了利用现有的和未来计划的加速器产生这些粒子的新方法。 2021-07-01

从反物质到重同位素,欧洲核子研究中心正在恢复物理设施中的数据采集

随着欧洲核子研究中心 (CERN) 加速器长达两年的关闭即将结束,实验室的许多实验中的一些并没有等到大型强子对撞机 (LHC) 苏醒后才开始获取数据。 CERN 拥有 60 年历史的粒子加速器质子同步加速器 (PS) 及其喷射器质子同步加速器在经过大修后恢复了全面运转。 2021-07-01

王贻芳院士:我国已攻克下一代加速器多项关键技术

在高能同步辐射光源高端学术论坛上,王贻芳院士表示,“作为中国下一代加速器,环形正负电子对撞机(CEPC)的设计与预研进展顺利,计划2022年完成技术设计报告。” 2021-07-01

未来圆形对撞机的毫米级精度

欧洲核子研究中心的测量师团队在未来环形对撞机可行性研究的框架内进行了大地测量。未来的圆形对撞机的周长将比大型强子对撞机(LHC)大三倍,覆盖的区域比其前身大十倍左右,其中每一个地理参考点都必须以前所未有的精度进行定位。 2021-06-30

欧洲核子研究中心物理学家测量中性粲介子的质量振荡

日内瓦欧洲核子研究中心(CERN)的LHCb合作组织观察并测量了中性粲介子的测量质量中的一个关键振荡,该振荡是由粒子转变为反粒子并再次转变产生的。研究人员说,尽管这一探测与粒子物理学的标准模型完全一致,但它可以在未来的实验中为超越标准模型的物理学提供一个 清晰的窗口。 2021-06-28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