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关注:  
X射线 3D打印 中广核技 中国同辐 太赫兹 新冠疫情 粒子加速器 质子治疗 电子束辐照 放射性同位素 辐照交联 辐射剂量 直线加速器

专家观点 > 正文

陈言:核污水这么安全 该送到东京水库中

废水处理放射性废物 日本核污水 放射性物质
发布:2021-04-15 09:50:33     来源:经济观察报

撰文前,笔者浏览了日本所有主流媒体4月13日对向海洋倾倒核污水的报道。

日本是个科学技术极为发达的国家,媒体也保有相当程度的自由报道的权利。不过,不论是支持菅义伟内阁的决定,还是谈福岛渔民反对向海洋倾倒核污水,最后能否用科学态度处理问题,能否拿出一个让人理解的方式来向日本国内外民众做出解释,这该是问题的关键。

日本有这样的报道:

“(核污水)在处理后用海水冲淡,在放射性物质的浓度比法令标准更为充分稀薄后,倾倒到海洋中。经济产业大臣梶山弘志将亲赴福岛县,向内堀雅雄知事等做出说明。”(《朝日新闻》2021年4月13日晚报,头版)

美国拜登政府立即对日本的做法表示支持,认为日本倾倒福岛核电站的相关污水一事可以理解。

从日本的报道、美国的反映来看,福岛核电站存下的上千桶污染水,已经达到了向太平洋(3.540, -0.03, -0.84%)倾倒的安全标准。日本电视上也不断播报福岛核污染水无色无味。

这么安全、比日本法律禁止的放射性物质浓度要低很多很多,而且已经反复处理过的核污染水,为何不直接输送到菅义伟首相等日常使用的饮用水水库多摩湖,而是要排放到大海中?用海水或者湖水稀释核污染水,作用该完全相同,如果没有任何问题的话,日本政府所说的符合排放标准,是不是真的?

各种信息错综复杂,难辨真伪。

两年后开始向大海倾倒

4月13日上午,菅义伟内阁召开了“废炉、污染水、处理水对策关联内阁大臣等会议”,在会上做出了向大海倾倒核污染水的决定。主要处理方法为:

1.选择海洋方式,大约在两年后开始倾倒;

2.在两次处理之后,使用海水稀释,达到标准后放流到海中;

3.一开始时少量放流,检测对海洋环境的影响;

4.氚的全面放出量的上限为22万亿贝克勒尔,需定期重新审核。

第1~3步听起来日本挺负责任的,第4点比较专业,搞不清楚22万亿贝克勒尔是个什么概念,但感觉总体来看不会非常严重?

地震是2011年3月14日发生的,如今过去了整整10年。这10年时间里,东京电力福岛核电站经历雨水的冲刷、各种渗漏,已有数不清的核污水从这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核电事故的厂址上,悄无声息地流进了海里;但有些水,东电还是收集了的。

这种水包括部分因下雨而流入核反应堆后被严重污染的水,也有从地下涌上来流入到了核反应堆的水。这部分水有些污染程度不是很高,但有些则比法律规定的浓度高出了上万倍。

福岛民众坚决不准许东京电力公司将这些水随便倾倒到海里,东电便将这些水经过处理后,暂时存放在储水罐中。如今每天自然生出核污水100吨左右,上千个储水罐堆满了东电的场地,再过两年就无处可以建造罐子,无法存储污染水了。

更重要的是,核反应堆最终要拆除,相关垃圾也需要有个临时堆放的地方,目前地皮十分紧张。而每天100吨左右的核污水依旧会自然冒出来,最终总需要一个能够处理的方式。

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曾多次在演说中说:“核电站就是一个没有设计厕所的高层建筑。”十年了,东电、菅义伟政府真的憋不住了。

这该是菅义伟内阁急吼吼地想从两年后开始正式倾倒核污水的原因。

“完全能控制核”污染水与日本政府的安全

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两年后,即2013年,日本申请主办2020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当时奥组委及世界舆论非常担心东电福岛核电站的污染水处理问题。

曾经在美国留过学,但很少用英语和外国人交谈的时任首相安倍晋三,在申奥的会场上回答外国官员对核污水的提问时,破天荒地说了一句英语:

“Let me assure you,the situation is under control.”(“我向你们保证,情况尽在掌握之中。”)

安倍说的其他日语外来语,或者日语,外国人听不懂,但这两句话极为深刻地打动了奥组委的心,给人的感觉是,日本已经完全控制了核污水问题。

那以后又过去了8年,今天菅义伟首相再谈核污水时,说话说的非常专业:

“我们将氚的浓度稀释到规制标准的四十分之一以后,才向海洋倾倒的。国际原子能机构对我们的做法评价很高。”

菅谈了氚,谈了国际原子能机构的评价,但没有说碘、铯、锶等等。没说意味着不一定也符合日本国家的标准,问题可能还很严重。

日本政府说“完全控制”了核污水,说他们多么按法律规定办事,说国际组织对他们的宽容,加上美国煞有其事地为日本造势,让国际舆论慢慢倾向于感觉日本核污水真的挺安全的。

如果真的这么安全,那不要倾倒到海里,直接存入日本的水库不是更好吗?这样的话,东电公司与福岛渔民签订的“绝不随意将处理水倾倒到海洋中”的契约依旧有效,况且就一千罐水,以后一天也就100吨,放入东京水库中,估计水库连1厘米的高度都不会涨上来,这么简单的应对之策,菅不会没有想到。

日本的国际正义在哪里?

海洋和空气一样,是地球的公共资源。向海洋倾倒核污水,别的不说,至少该和日本周边的国家,如中国、韩国、朝鲜、俄罗斯商量一下,但从日本媒体报道的情况来看,日本完全没和周边国家事先商量,单方面地决定倾倒核污水,严重违背了国家法的最基本的原则。

作为多次去福岛采访,而且多次采访过日本核电站、核处理设施的记者,笔者衷心希望尽早解决东电福岛核电站事故,建议让中俄韩等国的技术专家进入核电站,共商解决方案。但日本最后没有采纳。一个合理的解释是,日本不愿意与周边国家互通核技术,尤其是核事故处理技术。这样的做法一方面耽误日本对核事故的处理,另一方面没有把日本核事故的教训变为人类的共同教训。

更深层面的原因,估计和日本的核电、核武器技术有关。最近有日媒报道说,日本政府曾在看到美国奥巴马政府在首先使用核武器方面表现出犹豫不决时,力劝奥巴马保有先发制人的核武器使用权力。日本作为世界上唯一一个受到过核打击的国家,用这样的态度去处理核武器问题,其在核电方面能否保有冷静的处理态度,就更加难说了。

总而言之,离日本正式向海洋倾倒核污水,还有两年时间。如果真的是安全水的话,建议日本先将水倾倒到自家的水库中;如果真的核污染严重的话,日本该积极和国际社会合作,共同开发处理技术,而不是简单地向海洋倾倒。

推荐阅读

访乌克兰核能问题专家——日本核污染水排海方案将威胁人类健康

乌克兰国家核监管检查局委员会成员、核能问题专家奥莉加·科沙尔娜娅日前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指出,日本政府将福岛第一核电站上百万吨核污染水排入大海的决定堪称“野蛮”行为,核污染水中的放射性物质将威胁人类健康。 2021-04-27
阅读排行榜